该隐赫斯特城的血鸦

此号已废,不再使用。

安全感(Shaytham)

梗概:谢伊想了一个办法来解决海瑟姆没有安全感的问题。

——————————————————————————————————

谢伊在无意之间发现了海瑟姆的一个特点,他发现自己的上司在睡觉的时候,不管姿势如何,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他一般都会把一只手塞在枕头下面。

而这个不起眼的动作立刻引起了谢伊的注意,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忍不住开始猜测枕头下面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让海瑟姆如此紧张,以至于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抓在手里。

圣殿骑士团的团长,枕头下面会放着什么呢?

机密文件?不,它们应该被保存在安全屋里。

日记?不,他的日记是用电脑写的,不是手写的。

难道会是电脑?……除非他脑子有洞才会把这种辐射源放在离脑子这么近的地方。

谢伊左想右想,能想得到的东西似乎都不太可能,他觉得到现场去勘查一番会比较靠谱一些,反正过两天海瑟姆要出去开一个重要的会议,自己一定要抓紧这个难得的机会。

可谁能想得到,当谢伊好不容易溜进他的卧室,然后满怀期待地将他好奇已久的物件从枕头下取出来拿在手里端详时,看了第一眼他就愣住了。

那是一把枪,一把M1911,弹夹里面装满了子弹。

谢伊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加上耳边传来用钥匙开门的声音,他赶快手忙脚乱地将手枪复位,然后翻出窗子,消失在住宅后的树林里。

海瑟姆的枕头下面……怎么会放着一把枪?

这是谢伊回到自己家以后怎么都想不明白的一个问题,虽然海瑟姆是不少刺客暗杀的目标,但他的住处不仅极为隐秘,而且戒备相当的森严,想当初谢伊也是花了不少心思才溜进去的,他完全没必要冒着擦枪走火的风险将手枪放在自己的枕头下面,还要在睡觉的时候握住以便随时进行反击。

在几天后的一次聊天中,谢伊将自己的疑惑告诉了吉斯特,后者给了他如下的回答:

“Shay,你要知道GrandMaster向来都没什么安全感。”

这句话让谢伊顿时恍然大悟,仔细想来,毕竟幼年丧父这样的经历,可以轻易剥夺任何人的安全感,即便在他长大成人之后。

这确实是个问题,但解决的方式是什么呢?

在另外一边,海瑟姆那天确实发现枕头下面的手枪被人移动过,但是他没能在屋内发现这位不速之客的任何踪迹,然后在查看了监控,发现来者是自己的部下谢伊之后也没有多去追究,对于谢伊的举动他也没有去想过为什么,只是觉得谢伊向来顽皮,好奇心也重,就由他去吧。

那天晚上,他才明白谢伊的这么做的用意何在。

当时海瑟姆洗完澡回到卧室,结果一开门,第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床边坐着一个穿着睡袍的身影,而自己原本放在枕头下面的枪正被他拿在手里。

对方听见开门的声音,抬眸看了他一眼,右眼上的伤疤表明了他的身份。

“Shay。”海瑟姆反手关上门走进室内,暗蓝色的眼眸紧盯床上的不速之客。

“别误会,sir。”谢伊说着收起垂在床边的腿坐上床,给他留出一个空位,他背靠床板,金色的双眸望着海瑟姆,“请原谅我的冒昧,但我只是觉得把手枪放在枕头下面来获取安全感本身就是一种危险。”他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上司逐步向着床边走来,直到站在床边。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海瑟姆在床边坐下,侧过脸来盯着他,“难道这就是你连招呼都不打就出现在我床上的原因,嗯?”

“可以这么说。”谢伊将手枪放进一旁床头柜的抽屉里,他斜靠在床板上,微微歪着头看着海瑟姆,“我想,如果您愿意抱着我睡,应该会是不错的选择。”

对方微微挑了挑眉,翻身上床后转身一掌按住谢伊的胸膛将他压在身下。“首先,你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私自闯进我的卧室。”居高临下地凝视谢伊带着笑意的眼眸,海瑟姆不慌不忙地开口数他的罪状,“其次,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一边说着将修长的手指探进他的睡袍,看着柔软的布料从他的胸膛上滑落,露出大片的肌肤。“最后,你居然试图诱惑我。”

谢伊笑而不语,抬手勾住他的后脑,看似无意地扯掉他的发绳。“这些罪,我都认。”

“既然如此,”海瑟姆一手抓住他的手腕按在床铺上,“那我就罚你每天都给我暖床。”

“甘愿受罚。”谢伊刚说完,身上的人就直接堵住他的唇。

伸手抚过对方的侧脸、颈畔,再到锁骨和胸膛,当他准备继续往下的时候却被一巴掌拍了下来。

“好好睡觉,不要搞事。”随后便被海瑟姆搂在怀里抱住。

谢伊无奈,只能乖乖听话。


评论(4)
热度(74)